推荐文章
· 双柏县司法局力保“四群”教育出实效
· 双柏法院组织干警参加全国法院信息化工
· 重操旧业不悔改 再次犯罪二进宫
· 村民忙春耕 盗贼钻空子——云南
· 上班纪检管理 下班警嫂督查
· 双柏法院四项措施谋划国庆期间维稳工作
· 宣传标语
最新文章
· 迎国庆 感党恩 ——双柏法院开展庆祝
· 流动车管所进驾校 上门服务获点赞
· 提高水平强保障 凝心聚力促和谐
· 【关注】立案原来也支持自助 双柏法院
· 网络安全为人民 网络安全靠人民—双柏
· 县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督导县城周
· 【践行新使命 忠诚保大庆】“三上门”
  当前位置:首页 >> 政法文苑 >> 文学艺术
    从文盲到作家------“我和我的祖国”征文    
[ 作者:尹世全 日期:2019/7/16 来源:双柏县公安局 点击:2989 评论:0 ]
 在我出世后的第58天,爷爷就走了。爷爷没有留下任何一张照片,也没有给我留下一丝一毫的印迹,我很想知道爷爷长什么样子,更很想读懂爷爷那一代人。
    父亲很少提及爷爷,因我的再三追问,父亲有些烦了,说给你你看不见,指给你你见不着,你老问这些干嘛?父亲说这话时,长长叹了口气,哎呀!你爷爷命苦哇!从小给地主家放牛,忍饥挨饿,稍不留神就得吃一顿皮鞭,受尽了折磨,稍大一些之后,为了讨口饭吃又到别人家打长工。后来,你爷爷与一个穷人家的女子结亲,总算成了个家,可惜你奶奶生我时难产死了,死时还不到20岁,村里人看我可怜,几个产妇主动分了些奶水喂养我,救了我一条命,从小我就跟随你爷爷四处乞讨,吃糠咽菜艰难度日,总算活了下来。
    “那我老祖呢?快给我说说吧!”我死缠着父亲,不依不挠。父亲挠了挠头,你老祖的事我也不是很清楚,是后来听你爷爷说的,你老祖日子过得更苦,也是单传,说来巧了,你老祖母也是生你爷爷时难产死的,那时缺医少药,农村生小孩只能请接生婆,如遇到难产就只能看运气了,往往大人小孩只能保得住一个,村里好几个妇女都是因为生小孩难产死的。你老祖母死后,你老祖又当爹又当妈从小把你爷爷拉扯大,后来才有了我,从你老祖、爷爷到我这一代都是瞎大字不识一个的文盲,扁担倒了不知道是个“一”字,你现在赶上了好时代,生在新社会,长在红旗下,一定要好好念书,再也不能成为睁眼瞎了。父亲的话如芒剌背,深深戳在了我的心上,我暗自发誓,一定用功读书,决不辜负父母的一片苦心。
    父亲是个实在人,忠厚老实,对子女的教育特严,虽说没有读过书,却很明事理,就是脾气有些暴。母亲生有两男三女,在姊妹5人中我排行老大,吃的苦也最多,父亲对我也最为严厉,只要说错一句话,就会挨一顿训,只要做错事,父亲的棍棒就会劈头盖脸地打下来,有几次母亲冲上前来护我,父亲的棍子就抽打在母亲身上,看到我被吓得大哭,母亲边哄我边掉泪,父亲就像头发疯的狮子冲着母亲怒吼:“哭!哭!哭!你就知道哭,这个不成气的儿子都是你给惯坏的,不打不成才,今后你会后悔的。”我知道父亲恨铁不成钢,打我是希望我成才,尽管我曾不止一次向父亲保证,长大后一定出人头地,孝敬父母,干出一番事业给村邻瞧瞧,可父亲却骂我说,人看从小,马看蹄爪,你现在都不成气,将来还会有什么出息。
    8岁那年,父亲送我进学堂。那时,恰遇十年文革,学生除了上课之外,就是经常参加义务劳动或是上山采摘松果搞勤工俭学,还有就是参加各种批斗大会,我们经常抬着凳子与大人一起到广场上开大会,跟随大人们呼喊口号,批斗会有时在学校操场上开,有时则在学校后面的山坡上开,只见会场四周红旗招展,人山人海,红卫兵身着草绿色军装,配戴红袖套,神气十足地押着一个个走资派走进会场,声讨控诉走资派的一桩桩罪行,接下来就是押着走资派逐村游斗。我不知道走资派是什么,只听大人们说走资派就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,是无产阶级的专政对象,学校经常教唱《三大纪律八项注意》、《英雄儿女》、《唱支山歌给党听》、《东方红》、《大海航行靠舵手》等革命歌曲,《红灯记》、《沙家浜》等革命样板戏在村里巡回上演,其他如《地道战》、《地雷战》、《智取威虎山》、《洪湖赤卫队》、《南征北战》等影片几乎是村村放映,人人皆知。在那个动乱年代,若想静下心来学点知识还真不是件容易之事,可无论社会如何混乱,父亲对我的学习依然抓得很紧,只要发现我不好好读书,就得挨一顿揍。母亲忙里忙外,起早贪黑,很少过问我的学习,当听到父亲呵斥我好好上学时,也会附和着说,你父亲说得对,我们家祖祖辈辈都是文盲,就你一个读书人,一定要为全家人争口气。
    俗话说,儿多母苦。我家人多劳力少,生产队分给的粮食不够吃,经常饿肚子,父母就带着我到山上挖些山茅野菜回来充饥,姊妹几个买不起新衣服,只能与亲戚村邻讨要些旧衣服来缝缝补补再穿,往往是缝了又补,补了又缝,穿几年都舍不得扔掉。在我小学快毕业时,两个妹妹也先后上学,这样一来,家里就更困难了,好在学校不用交学费,学生学费通过搞勤工俭学自筹,但书费必须交,父亲东凑西凑总算给我交了书费,可两个妹妹的书费就没有了,只能找高年级用过的旧书来读,买不起铅笔、练习本只能找些旧报纸来练字。父亲时常教育我说,我们家为什么祖祖辈辈都这么穷,就是因为不识字,你是长子,你得给我争口气,家里哪怕砸锅卖铁也要供你读书,只求你将来有个好前程,也算是我们家祖上积的德。
    1976年,轰轰烈烈的文革结束,我小学毕业后转到外乡读附设初中班,学校的环境稍好了一些,但学生依旧是边读书边干劳动。那时,人心浮躁,体制混乱,还没等我晃过神来,稀里糊涂就念完了初中,全校近百名学生参加中考,只有两人被录取,我只好又进补习班复读,后来总算考取了高中,直至走进楚雄警校,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,从农村人变为城市人,在一个极不起眼的小山村突然冒出了个身穿上白下蓝的警察,村民间顿时炸开了锅,村民们纷纷奔走相告,父亲更是高兴得合不拢嘴角。参加工作之后,我每天除了完成繁杂的工作任务之外,养成了夜读的好习惯,读的书多了,有时就会有感而发,试着写点小文章,诸如:新闻、诗歌、散文之类的东西,哪知越写越来劲,一发不可收,所写的作品还能频频见报,多少也会有一点稿酬,这更激发了我对文学的极大兴趣,特别是我出版个人散文集之后,曾有多篇文学作品获国家、省、州奖,先后荣立个人二等功一次、个人三等功两次,并被批准成为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、云南公安文联创作员,全国公安文学国家级作家人才库成员,有幸成为了楚雄州公安系统的第一位省级作家,在当地更是有了一定的名气。
    2001年,母亲因病去世后,我把父亲从老家农村接到城里来居住,现在条件好了,也让老人家享享清福。如今,我的3个妹妹在城里购买了商品房,在老家务农的弟弟也建盖了新式瓦房,生活条件较以前有了很大改观,日子过得红红火火。看到全家儿孙满堂,有说有笑,父亲感慨万千:共产党就是好啊!你们姊妹5个都有出息了,若是在旧社会,不要说生5个孩子,就是生出来也养不活,不是被冻死也得被饿死,你们一定要懂得珍惜,千万可不能忘本呐。
    是啊!新旧社会,光明与黑暗。有国才有家,我家的命运与国家的命运紧密相连,没有共产党的英明领导,就不可能有我们家今天的幸福生活。每逢想起过去的苦日子,我时常忆苦思甜,我给晚辈们讲我家的故事,讲我家曾经三代是文盲,到了我这一代出了个公安作家。

 
双柏县公安局    尹世全  
  上一篇文章: 定责任 亮目标 表决心—双柏县开展“干在实处,走在前列”大比拼县级领导领衔事项暨目标陈述
  下一篇文章: 喜讯!双柏民警参加首届精品党课决赛创佳绩